金沙js333陶瓷厂
李经理15898770372 阎经理18353327639
QQ:940736721  282080809
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山头镇东坡村

马未都:康熙珐琅彩瓷器有哪些特点

  马未都:1955年3月22日出生于北京,祖籍山东荣成,收藏家、古董鉴赏家,央视《百家讲坛》主讲人,主讲系列节目《马未都说收藏》。观复博物馆创办人及现任馆长。

  作为瓷器装饰手段的开光这一技法,在康熙时期处理得更为成熟了。这时开光的形状不仅有方的、园的、斜方的、菱形等各种几何形状,而且匠师还巧妙地选取桃、苹果、寿字、扇面、卷书等形状作开光的。

  在这些面积中装饰上人物故事、山水、花鸟,它们与开光外不同类型的花纹互相呼应,宾主分明。因此在整体上不仅没有不谐调的感觉,而且显得丰满和富丽,应该说这也是康熙时期匠师在装饰手法上的又一贡献。

  粉彩在康熙晚期属开创阶段,大抵装饰于盘、碗之上,康熙无粉彩,而御制料款之盌,则有粉彩。这些盘、碗上面的绘画以花卉、飞蝶为多,结构颇简洁。

  康熙晚期的粉彩大都不是独立装饰在一件器物之上,多数往往与五彩共同合绘在一件盘、碗上面,而且粉彩在器物上所占的面积也非常少,与日后雍正粉彩相比,康熙晚期出现的粉彩,在工艺上尚处于萌芽状态。但它的出现,大大丰富了陶瓷艺术的装饰手段,为瓷器的加彩开辟了广阔的途径。其后粉彩逐渐成为清代釉上彩瓷的一个重要品种。

  琺浪彩瓷器是康熙时期又一种新创的釉上彩瓷,也称“瓷胎画珐琅”。其制法是摹仿当时“铜胎画珐琅”器皿的色彩和纹饰烧制的。为了尽量摹拟以达到铜胎磁琅的效果,一般仅在器物的里面和圈足内部施白釉,而器物的外部则涩胎无釉,这就是人们俗称的反瓷”。另外,器物口边白釉略厚宽,待外部施彩后,稍突出于釉面的宽度,因此在工艺上形成恰如琺琅的铜胎效果。

  康熙珐琅彩瓷器多以黄、蓝、红、豆绿、绛紫等色作地,再彩绘各种花卉为饰,其中以吉祥的纹饰较为常见。康熙珐琅彩瓷较之铜胎画珐琅器皿的色彩更为鲜艳,加之施彩和烧制工艺都特别精细,所以珐琅彩瓷器是康熙时期彩瓷发展的一项重要成就。诚然,不能否认康熙珐琅彩瓷器的构图不如雍正时期制品生动,色料也不够细腻。但是,珐琅彩瓷器的问世,则是康熙时期匠师们继釉下青花、釉上五彩等彩绘艺术以后,对陶瓷装饰艺术的又一新的贡献。

  珐琅彩瓷器是专供皇帝和后、妃们御用的宫廷器皿。除了底部书写“康熙御制”的四字料款外,最近笔者看到玄燁在康熙五十九牟二月初二日曹奏折上面的批语:“近来你家差事甚多,如珐琅瓷器之类,先还有旨意件数,到京之后,送至御前览完才烧……”。

  由此可见,珐琅彩瓷器的烧造是直接受命干宫廷,甚至由帝王亲自控制。当时,珐琅彩瓷的纹样大都是皇家如意馆的画稿,画法极端工整。这一阶级的局限,致使珐琅彩瓷器在艺术上就不如五彩那样洒脱、豪爽,而显得有些拘谨,甚至有点过于纤巧。

  任何器物的装饰,总是从属于造型的P但康熙时期一些瓷器,不仅造型更加装饰化,而且将装饰与造型的关系本末倒置,完全是为装饰而装饰。因而这时开始产生崇尚复杂花纹的风气,器皿上的图案更加繁密了,并且日渐流于烦琐、板滞,可说精致有余,气魄不大,特别是一些御用器物,上面的装饰图案,画得非常工整、细致,就其局部来看,似乎还有可取之处,然而从整体观察,显得杂乱琐屑,它逐渐失去明代民间瓷绘活泼和自然的特点。因此,以后乾隆时期装饰图案繁杂得无以复加,变得十分柔弱、萎靡不振;造型上玩弄技巧,挖空心思追求一些庸俗的小趣味,溯其渊源,笔者认为在康熙时期已开始滋生了“不健康的”风气。


金沙js333